美国针对中国科技力量的“黑名单”再次拉长

国内 图片

  原标题:美国黑名单瞄准中国超算,“卡脖子”只会加速中国科技进步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管筱璞 李云舒报道 美国针对中国科技力量的“黑名单”再次拉长。

  4月8日,美国商务部网站公布,7家中国超级计算机实体被列入“实体清单”。从这7家实体看,飞腾、申威是国产CPU芯片的代表性企业,四家国家超算中心,则在算法和模型训练上颇具实力,美国对中国超算的打击可谓不遗余力。

  关键核心技术是买不来、要不来、讨不来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对我国科技创新提出了更加迫切的要求。把国家发展和安全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必须依靠自主创新,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

  为遏制中国发展,美恶意打压中国高科技企业

  当地时间4月8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宣称,已将7家中国超级计算机实体列入所谓“实体清单”,声称其涉嫌“破坏军事现代化的稳定”,“从事的活动有悖美国国家安全或外交政策利益”。

  美国商务部公告显示,涉及实体包括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高性能集成电路设计中心、成都申威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及国家超级计算济南中心、深圳中心、无锡中心、郑州中心。

  这7家实体为何被盯上?美商务部官员表示,这7家机构均参与了中国希望打造的世界首个E级超算(每秒百亿亿次浮点运算)的研发项目。而目前正在无锡中心运营的“神威·太湖之光”,则是世界上首台峰值运算性能超过每秒十亿亿次浮点运算能力的超级计算机。

2020年8月29日,国家超级计算无锡中心,工作人员在超级计算机“神威·太湖之光”旁工作。
2020年8月29日,国家超级计算无锡中心,工作人员在超级计算机“神威·太湖之光”旁工作。

  2009年5月,科技部批准成立国家超算天津中心,随后又批准成立了深圳、济南、长沙、广州、无锡5家国家级超算中心。被列入“实体名单”的国家超算郑州中心,2020年10月刚刚通过科技部组织的专家验收,是全国第7家批复建设的国家超算中心,也是科技部出台认定管理办法后批复建设的首家国家超算中心。

  4月9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美国政府为了维护自身科技垄断和霸权地位,遏制中国发展,一再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国家力量,滥用“实体清单”,不择手段恶意打压中国高科技企业,中方对此坚决反对。针对美方的有关措施,中方将采取必要措施,坚决维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

  中国超算的飞速进步,引起美国警惕和打压

  超级计算机,为何备受瞩目?

  顾名思义,超级计算机,是具有很强的计算和处理数据能力的计算机。一般来说,超级计算机的运算速度平均每秒1000万次以上,存贮容量在1000万位以上。

  美国在超级计算机领域很长一段时间处于领先。

  尽管起步晚,但中国从“银河”到“天河”“神威”等一系列超级计算机是世界范围内叫得响的品牌。中国超算不但实现了自主创新的诸多“第一”,而且接连几代登上世界“速度巅峰”。

  2009年,我国发布峰值性能为每秒1.206千万亿次的“天河一号”超级计算机,成为美国之后第二个可以独立研制千万亿次超级计算机的国家。

  2016年,国际超算大会公布新一期世界500强超级计算机排名,中国第一台全部采用国产处理器构建的“神威·太湖之光”成为全球最快的超级计算机,其系统的峰值性能、持续性能、性能功耗比等三项关键指标均为世界第一。在全球最强500台超级计算机中,中国占到了167台,数量首次超过美国。

  本次被纳入“黑名单”的7家实体,或与中方打造的E级超算项目有关。E级超算是指每秒可进行百亿亿次数学运算的超级计算机,被全世界公认为“超级计算机界的下一顶皇冠”。

  美国之所以对E级超算如此关注,主要因为超算对国民经济发展和国防建设都有着重要价值,在很多领域都有重要应用。

  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中国计算机学会高性能计算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张云泉指出,E级超算在解决人类面临的健康危机、能源危机、环境污染和气候变化等重大问题上能发挥巨大作用。“从目前来看,E级超算主要面对一些具有重大计算的需求,如全球气候变化模拟、天体物理大数据的处理、模拟宇宙的演化、新型材料验证及无库存核武器仿真等。”

  公开报道显示,美国去年相继宣布建造“极光”“前沿”和“酋长岩”三台E级超算,交付时间预计为2021年至2023年。而中国也在E级超算领域部署“三连发”,自主研发的E级超算“天河三号”原型机、神威E级原型机和曙光E级原型机系统已于2018年完成交付。

  2015年4月,美国开始对中国实施超算芯片禁售,从产业链条和技术层面进行遏制。中国以创新为突破,完成了超算自主可控生态体系的初步建设。2016年6月,采用中国自主研发处理器的超级计算机“神威·太湖之光”成功接棒基于英特尔芯片的“天河二号”夺下第一;“天河一号”“天河二号”则小规模试用了自主研制的飞腾CPU。

  此外,中国超级计算机在应用方面发展良好,高端应用连续两次获得国际高性能计算机的最高奖——戈登贝尔奖。

  中国超算的飞速进步,引起了美国的警惕和打压。“超算能力对于许多,或许是所有现代武器和国家安全体系的开发都至关重要。”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在一份声明中说道。

  美国“清单打击”频频指向中国科技领域

  美国近年来针对中方的技术打压,早已有迹可循。

  2018年8月13日美国总统签署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明确禁止美国政府部门在通讯和视频监控等领域采购中国公司的服务与技术设备,包括但不限于华为、海康威视、大华科技、中兴等;2019年5月15日发布确保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供应链安全的行政命令,华为被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正式列入“实体清单”。

  2021年1月15日,小米、商飞、中微半导体等9家企业被列入所谓“清单”,并限制美国投资者交易这些公司的证券;1月14日上午,BIS宣布将中海油加入“实体清单”,对其进行出口管控;1月5日,特朗普在卸任美国总统前15天再发总统行政令,欲下架和限制支付宝、腾讯QQ、WPS Office等8款中国公司的应用软件。

  美国政府的“清单打击”频频指向中国科技领域。美国政府主要以三个清单和总统行政令作为对中国企业的制裁手段,分别是实体清单、军事最终用户清单(MEU)、所谓“共产党中国军队公司清单”。这三个清单主要限制中国企业的供应链和融资,总统行政令则限制中国企业在美开展业务。上述制裁可以叠加使用。

  三个清单中,最为熟知的是牵涉华为的“实体清单”,这也是美国各类经济和供应制裁中最严酷、历史最长的一种。自2019年5月起,美国政府针对华为开启了多轮供应制裁。简单说来,进入“实体清单”就意味着:美国供应商向其出口需要先获得美国政府发放的许可,而这类许可会受到严格的审核和限制。

  其余两个清单则是美国政府在2020年大力推动的新制裁手段,均以企业涉及军工或者和军事关联为借口。二者的区别在于,MEU和实体清单均属于供应限制,由美国商务部主管,而所谓“共产党中国军队公司清单”则是从融资层面切入,意在限制美国人士交易公司的证券和衍生品,由美国国防部制定。去年12月,58家中国企业被列入首批MEU清单,包括上飞、西飞等多家飞机制造商;目前进入“实体清单”的则包括华为、大疆、中海油等几十家中国企业及实体;已被列入所谓“共产党中国军队公司清单”则包括中芯国际、华为、浪潮、中国电信、中国移动、航天科工、中国铁建等44家中国企业。

  美国滥用出口管制等措施,严重威胁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安全

  “这不利于中国,不利于美国,也不利于整个世界。”4月9日,就美方宣布将7家所谓“支持中国军队现代化”的中国机构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一事,商务部新闻发言人亮明立场,中方敦促美方立即停止错误做法,并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坚决维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

  美国出口管制制度对中国究竟会产生哪些影响?在广州大学粤港澳大湾区法制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凌光看来,主要有四方面:一是增加中国企业技术引进的难度,二是影响中国企业对外国企业的投资收购,三是危及中国的关键产品产业链的供应安全,四是影响中美两国的科研合作、专家学者交流访学、留学生的自由流动。

  制造业环环相扣,供应链不仅决定着成本控制,也决定着效率提升与产业安全。

  2020年3月,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发布一项报告显示:针对中国公司的禁令将给美国的科学技术革新造成巨大损失,未来可能造成美国半导体公司的全球市场份额下降约8%,收入损失16%。如果美国在半导体领域完全与中国脱钩,将使美国损失高达18%的全球份额和37%的收入。

  “供应链博弈与地缘政治博弈存在根本不同,套用传统思维推行霸权主义政策将不可避免地令整个供应链出现萎缩,其给任何一方带来的损失远远大于任何可能获得的收益。”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网络安全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谭笑间说。

  有专家分析指出,短期来看,中美两国供应链依然难以完全脱钩,美方为避免过分伤及美企在中国的利益、危及自身市场份额,仍会遵循“窄领域”“间歇性”等特征。同时,任何国家都不可能仅凭一己之力掌控整个供应链,也不可能长期占据供应链中的关键环节。只有坚持合作共赢,才能做大供应链的全球市场,实现科技的共同进步。

  任何想要卡中国脖子的做法,只会加速中国的进步

  技术创新是一个从基础科研到创新发展,再到市场扩散的过程。寻求技术的领导权,不仅需要完备的工业基础和研发支出,还需要扎实的基础教育和注重基础科学研究的科研体系、符合产业发展规律的金融市场,以及有一定容错率的社会氛围。

  随着中国科技水平的稳步提升,尤其是在关键核心领域的持续加速,美国对中国的制裁很有可能会深入到毛细血管。可以预见的是,技术创新在一段时间内将成为美国遏制中国的关键词,同时也是中国能否突围的关键词。

  “任何想要卡中国脖子的做法,只会加速中国的进步,让自己加速失去竞争优势。”今年两会期间,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的这句话引起了广泛共鸣。

  创新将如何改变中国?“十四五”规划纲要用一个个具体的目标为我们擘画了这样一幅图景——

  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年均增长7%以上,基础研究经费投入占研发经费投入比重提高到8%以上,每万人口高价值发明专利拥有量达12件;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超过17%;加快5G网络规模化部署,用户普及率提高到56%;2025年,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提高到10%……

  围绕实现科技自立自强,规划纲要打出了一套组合拳:瞄准科技创新源头,制定实施基础研究十年行动方案,重点布局一批基础学科研究中心;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新型举国体制,打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全方位培养、引进、用好人才,充分发挥人才第一资源的作用。

  此外,规划纲要就深化科技管理体制改革提出实行“揭榜挂帅”“赛马”等制度。“英雄不问出处,能者尽展其才”,我们正迎来科技创新万马奔腾的全新局面。

  无论是芯片、工业软件、航空发动机,还是新材料、新能源或更多领域,长远来看,要切实解决生产供应上的“卡脖子”问题,中国企业必须加快推进关键技术、软件、设备的研发生产工作。正如华为在一封全员信中写道的,“前路更为艰辛,我们将以勇气、智慧和毅力,在极限施压下挺直脊梁,奋力前行!”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责任编辑:祝加贝

来源:新浪网